位置:首页 > 文章资讯 > 资讯百科>马斯克:2022年有金融危机
马斯克:2022年有金融危机

发布时间:2022-01-03

来源:本站整理

2022年刚开年,特斯拉CEO马斯克就在推特上“说胡话”了。
一天前,马斯克在一条推特下发表了对2022年经济形势相对悲观的看法:“预测宏观经济是具有挑战性的,我的直觉是大衰退会在2022年春季或夏季左右,但不迟于2023年”。
这是个骇人听闻的预测,如果马斯克的预测准确,经济危机将在一年内发生。但马斯克并未给出任何他认为今年将出现经济大衰退的原因和细节,只有“直觉”。
这番话出现在一条讨论全球独角兽公司的推特下,推主po出一张独角兽名单,并询问5年后还有多少独角兽会活下来。
马斯克的回答是,如果历史可以作为参考,那么没有多少人(公司)能够度过下一次经济衰退。
危机是真实存在的吗?
虽然马斯克并未给出更多判断,但马斯克的这一预测在推特上引发了更多的讨论。
一位推特用户认为,与历史相似,马斯克所指的经济衰退会从美股抛售开始。“美股现在与1999年12月的情况类似,标普500指数中60%的公司处于一年以来的低位,而指数整体处于历史高点,现在美联储正在缩减量化宽松的规模,在此前历史上当量化宽松结束后,抛售就会开始”。
简言之,美股的大盘处于高点,股市外的新资金不够多,且美股资金积累在少数头部公司的池子里,其他公司的估值处于低位,融资难度加大,且美联储货币政策上趋向保守。这意味着,流动性紧张的局面在加剧。
另一位推特用户则认为,美国的通胀水平已达到历史高点,一个明显的标志是,其观察到的零售店中的商品价格在最近6个月不断上涨。下一阶段是否会发生金融危机,取决于美联储是否能有效退出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
“美联储提高利率就等于戳破现在的泡沫,如果美联储计划这样做,在短期内对美股和房地产投资市场无异于是金融危机,马斯克的观点就会成立;反之,经济大周期持续,把泡沫继续吹大”。
这位网友认为,当前金融风险的根源来自于社会收入分配不平均。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民众的收入增速较慢,上层阶层的收入水平提高地更快,大量财富集中在富豪手中,而这些资金没有被投入到实体经济,而是去到了虚拟经济和网络科技领域,这些领域没有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进而导致民众消费能力下降,整体市场萎缩。以此类推,形成恶性循环。
除前述正经讨论马斯克观点的推特回复外,也有部分推特用户指责马斯克利用自身影响力操纵市场或发表“仇富言论”。
不过讨论终究只是讨论,金融危机是否会如马斯克所言在短期内发生,我们还有一年的时间去见证。
但从马斯克的以往表态来看,他或许也对他认为即将到来的金融危机存在焦虑。“如果‘星舰’飞行频次明年不能达到至少每两周一次,我们将面临真实的破产风险。”11月30日,马斯克又在推特上表示,“SpaceX的花费很惊人,资金流动性可能很紧,虽然SpaceX不太可能破产,但并不是不可能。SpaceX在下一次经济衰退期间可能面临破产。”
至少对马斯克的Space X而言,危机是切实存在的。
此外,马斯克等富豪在二级市场的行动,对宏观经济和二级市场的走向具有参考意义。
在去年11-12月,马斯克卖出了所持有的10%的特斯拉股票。虽然马斯克给出的理由是纳税,但这一百多亿美元的资金还是跑了。
如果我们把时间线拉长,会发现富豪套现不是孤例。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巴菲特的伯克希尔连续第四个季度净卖出股票,为2008年统计该数据以来最长卖出期。股票卖出额比买入额高出约20亿美元,现金储备达到创纪录的1492亿美元。
而他曾经说过:“现金是世界上最烂的投资”。
马斯克是想抄底吗?
“刚刚在高位减持自家股票,现在又出来散步恐慌,马斯克是想抄底吗”,在马斯克发出对金融危机的预言后,一位资本市场分析师向笔者表达了对马斯克这一发言的质疑。
马斯克拥有的诸多疯狂追随者,让他拥有相当大的力量以通过社交媒体去影响市场,而模糊的监管政策使得监管机构时常难以让马斯克为他的言行付出代价。
比如在加密货币市场,马斯克曾表示特斯拉将接受比特币支付,这一言论一度拉高了比特币的价格。但在随后,他又表示比特币的挖矿造成了大量能源浪费“不够绿色”,并宣布暂停接受比特币支付,随后,比特币又大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币圈大佬们需要调动巨量市场资金或算力才能达到的目的,马斯克只需要动动手指。
在监管缺位的市场中,这样的角色增加了所有资产和交易的风险。而这一次预测金融危机,是否是马斯克在为下一阶段的资本运作铺垫,仍未可知。
毕竟在马斯克的推特上,神奇的事情永远在发生。比如在11月突发宣布抛售特斯拉股票;在推特上暗示自己50%的推文都是在如厕时编辑;又或是宣布考虑成为一名全职网红。
金融系统客观存在的风险,没有因马斯克的这一推特而发生变化。随着这一推文蔓延开来对金融危机的焦虑,马斯克或许也不在乎。
唯一可预见的是,马斯克不可捉摸的发言依旧会持续。但没有人知道,马斯克是否是在如厕时,预告了下一次金融危机的到来。